赤壁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穿越费伦闹革命 第三十四 惨胜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18:08 编辑:笔名

穿越费伦闹革命 第三十四 惨胜

一匹黑色的骏马从光芒中出现,修长的身姿充满了美感,黑色的鬓毛在燥热的微风中轻轻拂动,褐色的大眼睛在阳光下闪耀着,直视着林克。

林克盯着骏马的眼睛,感到一片寂静,仿佛四周的喊杀声与自身的焦躁感都消失不见了,就连充斥在鼻尖的血腥味与焦肉臭味都淡了不少。

骏马仿佛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局促地低下头打了个响鼻,又十分聪慧地冲林克眨了眨眼睛。林克本能地伸出手,轻抚着骏马低垂的头,骏马舒服地发出低沉的嘶鸣,眯起了眼睛。林克环顾了一下四周,咬牙骑到了骏马身上,骏马顺从地让林克骑了上去,就在林克有些不知所措之时,骏马抬起了头颅,长鸣一声,四蹄腾空,飞了起来。

散塔林会法师飞到了自己的坐骑身边,刺尾狮丑陋的扁平脑袋凑了过来,法师敷衍地摸了摸,看着坐骑刺尾都已经射出的尾巴皱了下眉头,有些厌恶地拍开了坐骑凑过来的滴着口水的舌头,翻身骑上刺尾狮,观察起了下面的战局。

散塔林会的精锐步兵是分为两批作战的,一批没受到多少损失,加上残存的附庸步兵,一共四十多人,正在和敌人的长矛手与弯刀手作战,敌人颓势已现,败亡只是时间问题。另一批精锐步兵在老祭司的爆地术打击下损失惨重,残存的七八人在班恩祭司的带领下正在屠杀敌人的弓手与弯刀手,大片带毒的虫群在班恩祭司的操纵下飞向了敌人,在敌人惊恐的尖叫声中爬入敌人的耳朵,啃食着敌人的眼睛。

“啊——”,在没人命令的情况下,部落的老弱妇幼们冲向了敌人,拿着破旧武器的老男人们冲向敌人,不顾伤亡地冲击着敌人的队形,女人们揭开了头巾,举着石块或是捡来的武器徒劳地拍打着飞来的虫群,将手中的武器丢向敌人,只为拖延敌人一会儿。孩子们低下身子,窜入人群的缝隙,忍受着铁靴的踢踹,试图用磨尖的石块去扎敌人的脚,大人们红着眼睛将被踹回的孩子丢抛在敌人的兵刃上,只为了让敌人动摇。

面对下方疯狂的部落抵抗者,法师的神情没有丝毫动摇,相反带着几分笑意,清扫部落的工作他做过不止一次了,他很明白贝戴蛮族的特性,作为生存在蛮荒沙漠的坚韧民族,贝戴蛮族勇于牺牲,性格坚韧,面对敌人敢于死战,但是如果敌人是不可战胜的,那么贝戴蛮族也不会选择白白送死,部落与部落之间的兼并十分频繁,如果所有人都死战到底,恐怕贝戴蛮族早就灭族了。法师认为这个部落已经到极限了。

“跪地投降不杀!”随着一轮重箭激射,之前一直没有参战的三十余名附庸骑兵忽然参战,他们靠近射击着一切敢于抵抗的敌人,大批大批的族人在他们精湛的射术下纷纷倒下。

一名牧奴长矛手摸了摸脸上同伴溅落的脑浆,呆滞了一下,泪涕横流地丢下了长矛,准备跪下身子,却被身边的战士监军一刀捅入了胸膛,临死前的嚎叫令身边同伴的动作也弱了几分。

一个老男人丢下了手中的武器,刚要跪下,看到身边一个女人的凶狠目光,怯懦地又站了起来,却悄然靠在了队伍后方。

法师没有在意明显开始动摇的敌人,而是惊讶地看着一个飞在天上的骑手向自己的方向飞来。“那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法师暗自惊奇,飞马也应该有翅膀啊!

之前情报显示这个部落竟然有魔法学徒,自己偷袭的那个老祭司也是神术奥术双修,还有那个古怪的蜥蜴灵体,再加上这匹会飞的怪马,这个部落有古怪!很可能找到了很有价值的耐色瑞尔遗迹!

想到之前缴获的灵体雕像,法师有些可惜,之前大批敌人围了过来,自己不能确认老祭司已死,怕雕像上有什么古怪,不敢贸然将雕像带在身上,只能将雕像损坏撤离,实在有些可惜。

看着骏马飘逸在空中的美丽鬓毛,再看看自己身下光秃秃的丑陋刺尾狮,想到可能的耐色瑞尔遗迹,法师的眼中透过一丝贪婪,但还是颇为谨慎地低声施展起了高等隐形术与飞行术,并打算之后再施展一个幻音术,自己打算近距离施法,杀掉骑手,控制复活他的坐骑,因此需要幻音术遮挡自己的念咒声。

林克高速飞翔在空中,空气的激流让林克有些睁不开眼睛,林克打定主意下次飞行一定要学食蛛兽骑士那样戴个护目镜。轻抚了一下身下的坐骑,林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,在触摸到坐骑的那一刻,他从心底已经知道了坐骑的能力。

骏马雕像,和费伦著名的关海法处于同一时代的产物,拥有智慧,平常生活在星界,通过持有雕像召唤而来,可以随时回到星界,每周还可以分别使用三次飞行术,异界传送,幻化灵体。

林克看着忽然消失的法师,以及在自己身边嚎叫的刺尾狮,听着响彻在耳畔的战鼓声,以及仿佛是错觉的低沉念咒声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

穿越费伦闹革命  第三十四 惨胜

,不断估算着距离。

法师飞到林克附近,开始念咒,看来这个骑手没有识破隐形的能力,即使他是个法师学徒,能用识破隐形看到自己,法师对自己的法术防护与法术水平也很有信心,区区学徒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估算到距离差不多之后,“就是现在!”林克大声命令着,骏马坐骑立刻按照命令使用了幻化灵体能力。

法师惊讶地看着林克在眼前忽然消失的林克与骏马,暗自后悔自己没有花钱恒定识破隐形的法术,但还是对自己的防护信心十足,不慌不忙散去了准备的次级指使术,准备用卷轴施展识破隐形。

林克身在与物质界不同的灵界,他的视觉也是灵体视觉,法师的隐形术对灵体是无效的,林克轻易找到了法师的位置,将弯刀伸向了正不慌不忙念咒的法师,灵体弯刀穿透了实体法师的脖子,卡住法师的脖子,林克解除了灵体状态,回归物质界。

忽然实体化的弯刀和林克一起出现,弯刀的刀身占据了法师脖子与头颅之间的空间,法师还没明白过来,就被削掉了脑袋。所有的法术防护都没能护住法师。

骏马坐骑灵巧地避过了悲愤的刺尾狮,将蹄子抬高,用坚硬的黑曜石蹄子踏扁了刺尾狮的脑袋,林克提着法师的头颅向班恩祭司飞去。

面对面目凝重的班恩祭司,林克心中有些没底,刚刚是有心算无心,牧师的有些神术是可以攻击到灵体的,能不能战胜祭司实在是未知数。

就在林克打算硬着头皮开打之时,黯淡许多的祖灵忽然出现,濒死的老祭司竟蹒跚地站立起来,开始给自己施展治疗神术,班恩祭司看着老祭司与祖灵,又看了看士气大振的族人们,向有些惊惧地散塔林会士兵下令撤退。

看着食蛛兽骑士也盘旋地消失在了远方,林克心中一松,操纵骏马雕像降落到了地面,不等林克放松,浑身浴血独眼老乔靠了过来:“扎西亚不行了。”

广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南宁癫痫病
南宁癫痫病医院
南宁癫痫病医院费用
南宁癫痫病医院哪家好